失落的下一代:倫敦恐攻後的省思

2017/06/10
失落的下一代:倫敦恐攻後的省思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年輕人不顧性命的參與ISIS,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恐怖攻擊,真的跟我們無關嗎?

恐怖攻擊,真的跟我們無關嗎?

英國倫敦市中心在本月三日發生據稱ISIS所為的連續恐怖攻擊事件再次震驚世界,身處在台灣的我們似乎認為這只是一條驚悚的新聞,歸咎於西方世界恐怖主義的橫行,認為台灣是很安全的,與我們關係不大、不用擔心害怕。那些國家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年輕人不顧性命的參與ISIS,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真的與我們無關嗎?

事實上,這是一個年輕人失落的世代,在絕望中走向極端,而同樣的危機也正發生在我們日常的生活當中!

猶記得二零零一年間我旅居在以色列時,每週幾乎都會發生自殺炸彈攻擊事件,耶路撒冷、特拉維夫、海法…輪流被攻擊。一個十七八歲的青少年身上綁著黃色炸藥與四公斤的釘子,就在車站、公車上、超市、咖啡廳裡引爆,當你走在街上或坐在公車上,你都不知道何時恐怖攻擊會發生在你身上!那時候,我和內人只好各自搭前後班的公車外出或回家,因為倘若遭受自殺炸彈攻擊,至少還有一個人能回家帶孩子。

記得有次全家搭計程車,司機是巴勒斯坦人,他見到我們是來自東方的黃皮膚亞洲人,有感而發地跟我們論述著西方世界種種的不是,也為著擔任自殺攻擊的年輕人感到驕傲。看著我們夫妻帶著兩個男孩他有感而發的說了一句話:「如果我有兩個孩子,我一定會送一個孩子去當自殺炸彈客,因為這是聖戰、是光榮的使命!」在他還興致激昂的當下,我隨即反問了他:「那你為什麼不自己去?!」

這是一個失落的時代,年輕一代沒有盼望,但仍然有機會改變。做父母的我們必須教育孩子們三件事:一、對生命價值的尊重,二、對生活責任的落實,三、對信仰使命的完成。

 

一、對生命價值的尊重

孩子不是我們的,他們是上天的孩子,他們生命的價值跟我們大人一樣,是尊貴無可取代且擁有無限的可能,生命的價值從出生到老死都是自己決定、自己負責,誰都無法替他們做決定,做父母的切莫以「愛」為冠冕堂皇的理由,強行逼迫、灌輸大人的意志與決定。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卻常常事與願違,最終結果往往會是雙方無止盡的折磨與傷害。

 

二、對生活責任的落實

我們不需要教出成績頂尖、考試滿分、聰明的孩子,父母的責任不是逼孩子有好成績,我們需要的,是教育出有智慧、有愛的孩子。聰明與智慧的差別是:一個是很會讀書、成績好功課好真的很聰明。一個是有責任心,有愛、懂得愛且落實在生活周遭人、事、物的孩子,這將是父母一生的安慰也是社會之福。在高舉知識的旌旗下,許多人聰明反被聰明誤,一昧的追求利益,心中沒有敬天愛人的思維,甚至不惜黑心危害社會在所不惜。

 

三、對信仰使命的完成

六零到七零年代的我們都會懷念當時純樸的美好時光,一首民謠,一齣楚留香就讓人神仙快活,那時候我們人生的使命就是:大學畢業後努力工作買房、買車、娶妻、結婚生子,在窮困的環境中翻身立命,養兒育女外加孝親。如今社會豐裕生活富足,企業財團壟斷資源,中高階的主管職務也很難有機會爭取,孩子們未來的發展空間有限且苦無出路,絕大多數的人都已經失去了生命的使命感,接踵而來的就是啃老族及富二代的問題。

因為喪失了生命中的使命感與對現實生活的絕望,他們就像是一顆顆不定時炸彈,如鄭捷以及小燈泡事件或是吸毒後抓狂的脫序行為,這些就像倫敦市中心的恐怖攻擊一樣,陸續會層出不窮。那些自願在網路上被吸收從而加入ISIS的孩子們,既使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就像以色列自殺炸彈客認為自己是為真主打一場聖戰,繼而按下引信自炸身亡,支持他們唯一的理由是:「他們認為,這是人生最終的使命。」他們的人生被導入這樣的路途絕對不是對人類的祝福,他們需要被父母長者引導出對生命價值的尊重、對生活責任的落實以及對信仰使命的完成,而父母的覺醒才是真正的關鍵!

用父母的愛與智慧帶領孩子們,看見生命的價值,負起生活的責任,建立起美好的生命關係,創造幸福,引導孩子們有共同的使命,這是我們這一代所必須承擔的責任,唯有用愛來成全孩子,讓他們看見責任與希望,才能夠真正挽救失落的下一代。

相關商品
鷹爸的快樂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