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與教養

2017/05/02
階級與教養
勿曲解了階級的真義,階級用對了是責任與良心,用錯了是官僚與威權。生命沒有階級的問題,只有責任問題。

階級與教養

未來Family數位專欄

作者:徐柏岳

發表日期:2017-03-02

最近網路上轉傳著一則關於軍校生退學的新聞,造成許多人的討論,標題是「軍校傳統階級制害人~他說賠17萬退學不悔!」。嚴格說起來這是一篇令人哭笑不得的文章,有人說是新世代的孩子稚嫩不堪磨練,提起我們以前當兵都如何如何,甚至感謝學長們不合理的磨練才造就今天「成功」的我,也有人嚴厲的批判軍中種種的黑暗與非人道的傳統陋習。

我自己是預校接續軍官學校正期班畢業的所謂革命軍人,坦白說軍旅生涯給我許多負面的影響,包括我待人接物的處世觀,一度認為外面社會上有一大堆死老百姓等等,甚至影響了我的教養觀:「因為我是爸爸所以我有責任教育你們」,這種自以為是的階級教養觀,當然老婆孩子們都跟著吃足了苦頭。

直到我退伍後讀了宗教研究所去了以色列,舉家住在耶路撒冷(在「台灣鷹爸的快樂教養提案」一書中有詳細記載),接觸並了解了猶太人的教養觀後,整個人才豁然開朗何謂教養。原來生命沒有階級的問題,只有責任的問題。因為上帝是按著你對生命負責任的行為,而絕非以你的階級高低來審判你。

當我的孩子以諾、以樂分別告訴我要報考軍校時,心中誠實的說是很不願意的,但我必須尊重他們的選擇。當時問了以諾、以樂同樣的問題:「為何選擇到西點軍校、維吉尼亞軍校?」他們兩兄弟的答案都是一樣:「爸!我們選擇最難的,因為台灣有需要!」
當以諾、以樂告訴我在美國的軍事訓練的種種趣聞時,我打從心裡清楚明白的知道一定非比尋常的苦。我也會好奇的詢問美國軍校跟台灣的軍校有何不同?他們告訴了我,在美國的軍校除了正式場合外,在日常生活中學弟是不需要跟學長舉手敬禮的,因為階級都相同。

我反問:「他們是學長難道不用敬禮嗎?」

「我們只跟職份敬禮,尊重學長們實習幹部的職份,所以我們向他們敬禮,當然也有例外啦⋯⋯如果這位學長是值得我們敬重的,我們也會舉手跟學長敬禮以表示誠心的尊敬。」

這段對話把我這位老學長狠狠的敲醒了!原來學弟向學長敬禮這個舉動,是學長們自己要很努力才能贏得的尊重,是真正的榮譽。美軍不像我們在台灣看年班、看梯次,而我們都是在跟年資敬禮,誰先到誰就是學長,管他責任與榮譽,晚到的是學弟就是菜就註定要倒霉,這不是階級的真義,這是汙腐的官僚體制。

我們都曲解了階級的真義,階級用對了是責任與良心,用錯了是官僚與威權,或許你會質疑有良心的人不多,有良心的軍人少之又少,但只要有一位軍人覺醒,都會帶來軍隊的復興。因此我要求以諾、以樂能夠成為一位敬天愛人肩負良心與責任的新一代台灣軍官。

事實上台灣百姓不討厭軍人,從小的兒歌就告訴我們.....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我們打從心底是敬愛軍人的,但我們卻極度的厭惡軍中的官僚制度,才導致對軍人觀感不佳的社會氛圍。多數的華人父母在教育子女上卻也引用了官僚與威權的教養方式不斷的在傷害有心突破傳統束縛的孩子,父母還認為這是愛子心切,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殊不知這是官僚階級制度所遺留的傷害。

文章中這位軍校生最後選擇了退學甚至認為賠償17萬也不後悔,文中的論述見仁見智,我相信他的父母也很支持他。選擇從軍是願意放下小愛來完成大愛的過程。自由不從軍,從軍不自由是自古以來的基本概念,如果從軍是只想著享受階級,成天批判著學長怎樣舒服怎樣爽,學弟累的跟條狗似的,這樣子的人生就是過度的自我。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自私的人往往僅剩抱怨的能力,無法為自己負責亦無能為他人犧牲奉獻,若果是這樣,孩子你就真的不合適當軍人,更難以在社會現實的考驗中脫穎而出,宅在家或許是時下許多年輕人跟溺愛兒女的父母最合適「最暫時性」的選擇吧!

親愛的孩子,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任,對國家社會百姓的安全負責,這才是從軍接受磨練的重點,祝福所有有志向,願意承擔時代使命的青年學子,走一條最艱難的人生道路,讓自己的生命發揮最大的價值。

相關商品
鷹爸的快樂教養